首页 > 综合体育 > 游泳>  正文
2021-07-12 12:43:00 本文来源:互联网

原标题:《从2008到2022》 :中国队个别项目将实现金牌“零的突破”

进入2021年,视频节目《从2008-2022》奥运访谈开播,新一期《从2008到2022》:中国代表团夺金前景分析。资深记者郭健对话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和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。那么,他们究竟都发表了什么观点呢?

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:“谈到中国射击队的夺金点非常非常多,但是射击的偶然性太大,就是兑现率和成功率相对来说低一些,但是我觉得射击队一定会有金牌的,而且我们这个周期内出现了一个比较好的点,以前我们在飞碟项目中的竞争力不是特别强,但这个奥运周期内像女子,非常有竞争力,而且现在有团体赛,十米气手枪的团体赛,混合团体十米气步枪,都是我们非常有优势的项目,面临的最大的对手其实是印度队。所以射击,我觉得我们会有多枚金牌,肯定不止一枚,这是我认为的。当然,另外一个梦之队就是体操,这个周期内包括里约奥运会上,我们表现的比较失常,跟我们的大家印象中的体操队成绩是不能匹配的,但是并不能说因为之前的成绩,就决定之后的表现。其实,2019年体操世锦赛,我们没有金牌入账,其实进入单项决赛之后,是因为按照这个动作编排之后可能冲击金牌缺点意思,所以临时就进行了一些新的动作,那么新的动作并不是他们手拿把攥的,是因为想冲金牌,不愿意保银牌或者是铜牌导致最后第四名。好像缺乏竞争力,实际上不是这样的,那经过一年半的磨练,既然这些运动员在2019年的雄心壮志,不愿意要银牌,想去冲金牌,那我觉得这次我们也有机会啊。而且男团,俄罗斯真的比我们高到哪儿去?我觉得这都是我们的机会啊!还有蹦床的比赛,我们男女队都是双保险,虽然女队要面临日本队的挑战,男队是白俄罗斯队对我们的威胁大,但我们都有机会啊,我们这些项目上,我们正常发挥的话,应该都是会有金牌入账的”

那么,中国队在个别小项目上的夺金点究竟有多高呢?

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:“有金牌的概率不会低,就是它不会大面积,比如说像乒乓球,五块,怎么不得拿四块,80%的夺金率。可能达不到这样的夺金率,但是我觉得正常,因为女排只有一块,我们不存在概率问题,就是要么有,要么没有。沙滩排球我们有两对选手,但是我们从实例分析,渴望他们创造好成绩,争金夺银不显示,但是打出好球还是很现实的,这就是对我们现在这个队伍最好的肯定啊!不要说因为我们名次落后,到时候打得缩手缩脚,你发挥正常水平就行了。像射击、体操那么多金牌,我觉得肯定有金牌入账的,不会说没有金牌入账,如果夺金率,我们跟举重、跳水比,但是说金牌,我觉得是一定会有的。其实一定有金牌,我觉得其实项目挺多的,田径,我们一定有金牌,游泳我觉得希望也比较大啊!像我们以前说的,悉尼奥运会之后,当时体育总局曾经提出了119计划,我们金牌数其实也还可以的,但是中国不能成为一个体育强国,就是因为我们在游泳,田径,水上,水上包括赛艇、帆船帆板、皮划艇,我们就提出了119计划,但是从今年的趋势来看,我们田径的夺金希望比较高的。像巩立姣的女子铅球,她不是说是今年世界最好成绩,是因为她在今年比赛中,他的每一次投掷几乎都是奔着20米去的,这个非常稳定,那对于这种女子投掷类项目,我们知道就是需要稳定的好成绩,有可能就是夺金的一个成绩。你一上去就是冲金的成绩,那你对对手带来的威慑力是很大的。以前都是要最好水平才能夺金,但是现在你只要正常发挥就可以了。啊的最好水平,也才能安心,才能不是你就可以了,我们现在这个项目中领先的优势其实已经比较大了,包括女子20公里竞走,我们是属于自己的队友,互相打破队友的世界纪录,这是什么概念?我们很强的。”

展开全文

中国游泳协会网站公布了游泳项目参加东京奥运会的运动员名单。徐嘉余、张雨霏领衔,奥运冠军叶诗文和傅园慧、刘湘遗憾无缘东京赛场。

女运动员(19人):艾衍含、陈 洁、程玉洁、董 洁、李冰洁、柳雅欣、彭旭玮、汤慕涵、唐钱婷、王简嘉禾、吴卿风、辛 鑫、杨浚瑄、于静瑶、余依婷、俞李妍、张一璠、张雨霏、朱梦惠。

男运动员(11人):程 龙、何峻毅、洪金权、季新杰、孙佳俊、覃海洋、汪 顺、徐嘉余、闫子贝、余贺新、张子扬

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说:“游泳,有几位大家非常熟悉的运动员,最后没能出现在名单上,社交媒体上也有不少的网友表示很遗憾,或者是很不解,但实际上名单出来了,我们只能是尊重这个既成的事实。现在研究名单,可能会感觉星光有些许的黯淡,但实际上也并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。包括张雨霏的蝶泳,实际上他在整个今年周期来讲,还是保持着一个比较不错的水平,如果说能够有比较好的发挥,实际上也是有可能去争取一个好成绩的,包括徐嘉馀,尽管他近来的状态并不是特别的出色,但如果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,真正到奥运会时,就是一场比赛,到时候比赛场上见真章。马拉松游泳,其实我们也可以稍微稍微关注一下,马拉松游泳我们在之前并不是特别的熟悉,但是2019年我们的运动员拿到了马拉松游泳冠军,实际上也是非常意外,也是非常令人振奋。东京奥运会上又增加了一个可能的冲金点。所以,对于东京奥运会上的大项来说,可以成建制的夺金,剩下的一些项目,就比如说像羽毛球,像体操,经过项目的人员调整,我们也可以有收获,如果发挥出色的话,可能拿不止一块金牌。体操尽管在世锦赛的成绩并不令人满意,但是实际上运动员很多的时候拿不到一个很好的名次的原因,是他还是想去拼一下,想去争一下金牌。虽然说都没有能拿到金牌,但是这种拿不到金牌,和我们说面对强敌,我们去拼一下,去争取一下拿不到,实际上差别还是很大的。世锦赛上,我们敢于放手去拼,那实际上我们还是把更长远的目标放在了东京奥运会的赛场上。包括还有一些潜在优势项目,不一定能夺金,但是我们努努力的话,实际上也是有可能的,包括跆拳道,赵帅、郑姝音的级别调整之后可能会遇到一些困难,但是实际上这些都是可以去很好的关注的。跆拳道还包括吴静钰,可能吴静钰在复出之后,她的状态可能会遇到一些问题,但是实际上作为一个年龄比较高的老将,是一个非常值得尊重的选手,实际上关注她的表现,也是一种对奥林匹克精神,对体育精神的一种致敬,因为你去练体育,这么多人去参加一个项目,那只有一块金牌吧,只有三个人才能站上领奖台,但是你通过自己的坚持,通过这种拼搏,能够很好的去诠释一个体育精神。包括丘索维金娜,可能她运动巅峰期早早已经过去了,但是为什么他的故事能够久久的被人称道,被人传送,除了金牌之外,体育精神,能够激励观众,实际上这也是体育的独特魅力。”

从1984年奥运会以来,中国代表团的成绩一直位于世界前列,除去1988年奥运会,中国代表团一直占据金牌榜的前四位,2004年雅典奥运会排名第二,2008年北京奥运会,中国代表团借助主场之利,共摘得51金21银28铜的优异成绩,但金牌总数仍超越了美国,历史首次超越美国,占据金牌榜第一位。

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:“其实,中国队的夺金点还有很多,而我们之前说到的还差很多,田径呀,游泳呀!之前说的是夺金概率非常高的,但是还有一些我们有一些机会的,比如说像女子标枪,女子链球,包括男子竞走,我们曾经在2012年伦敦和2016年里约都有金牌入账,男子竞走也是我们的传统项目,包括苏炳添,虽然说我们现在好像金牌有点把目标定的太高了,但是苏炳添说我自己的目标是九秒八,如果真能跑出九秒八五,我觉得去冲一块奖牌还是有希望的啊。包括我们4×100接力,这都是值得大家期待的,不一定说我们一定要定目标是夺金牌,但比出好成绩就可以了。我们的游泳,比如说200米混合泳,也有一些机会啊。包括长距离,包括我们男女4×100混合接力,因为混合接力存在一个问题,就是你看你派哪些选手去比赛,这其实非常关键,对于像美国,澳大利亚这样的游泳强国来说,他们有可能就是对于存在大量的间隙,你同一天预赛,半决赛,决赛,不是说他实力不够,但是当你轮到这个比赛的时候,你是不是有优秀的运动员来比赛?那对我们来说也是面临一个排兵布阵的问题,如果说机缘巧合的话,我们这时候能以最强的阵容去比,而别人又不一定是最强队员,我们凭什么不能期待一下呢?这些我觉得都存在一些变数,包括我们说奖牌,我倒觉得其实前面提到像水上项目,我们今年的赛艇其实非常有希望,像男子的双双,女子的四双,我们非常有希望去夺金牌的,这不光是说我们曾经在2019年取得过成绩,也是最近一段时间,只要他们去比赛,体现出来的稳定性以及国外通过数据公司的一些数据,我们能看到他们现在就是夺冠的头号热门,让我们为什么不奢望一下,他们就是能把金牌拿回来呢?包括皮划艇,我们也有两个项目是非常有竞争力的。赛艇我们的冲击奖牌的项目,远远不止男子的双双和女子的四双,女子的个人双桨,双人单桨、双人双桨都是有机会的,就是从这段比赛展现出来的我们有竞争力,但是我们不能说每一个有竞争力的,我们都变成金牌,但是我们也不能说每个都不兑现吧!那也不现实,其实这样的算下来,我们夺金的面会非常多,包括我们击剑一直是非常有希望的,尤其是重剑,不管是个人还是团体,夺金希望比较大的,那反过来,其实我们男子重剑也有一定实力,女子佩剑也很不错,只不过不像有的剑种之前的挑战性,威胁性那么大。现在多多少少有一点下滑,但是我们保留了女子重剑这个优势项目,还是可以的,我觉得这都是我们值得去关注的。而且就是怎么说呢?我总觉得,比赛没结束之前所有的排名了,热门了,什么数据公司提供出来的、之类的数据分析,能不能兑现?是靠运动员在场上去发挥的,关键是就是心态的调整,我觉得有的项目我们处于被人看低的位置,那反而挺好,你躲在暗处,如果正常发挥的,那没准儿会带给我们惊喜的机会比较多,这时候其实提升了爆冷的概率,我们当然希望我们优势的项目不会被爆冷,我希望我们出去还是不要被别人看好,还是希望我们去爆别人的冷。我们到奥运会的时候,去关注中国的哪些项目,这些项目有可能我们会因为最后转播,不可能看到那么多比赛,不可能每一个细节都看到,那么有这些转播的时候,你会了解,哪些是我们很有希望的夺金点,你对他有一个大概的定位,也会对看比赛的时候提前有所了解,帮助大家看比赛的时候会有更多的收获。”

在奥运会的历史上,有过很多名将失手,无缘金牌,甚至是奖牌的“意外”,而黑马也应运而生。

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说:“乒乓球保3挣4,如果说真要是实现了这个目标,估计可能国内媒体就又要开始口诛笔伐了,又是2004年的狼来了的翻版。但是拿到全部金牌之后,又会觉得,哎呀!索然无味。觉得我们国乒呀!跳水啊!拿金牌是理所应当的事儿。其实并没有这么简单,既然能够到了奥运赛场上,肯定他的水平就不是来打酱油。基本上,我们中国代表团所有的潜在优势项目,是能够获得一定突破的。之前提到了三大球,随着男篮无缘东京奥运会,很多媒体都说,男子三大球项目史上首次全部无缘东京奥运会,其实实际上对于三大球的界定呢?还是有一个例外的,中国男子三对三篮球是能够出现在东京奥运会在赛场上。另外,三对三篮球的阵容中还有篮球观众熟悉的名字,包括胡金秋,包括风头很盛的高诗岩,实际上包括女子,如果说能够进入决赛,都是水平比较出色的对手,但是中国队在其中的水平并不是很高,我们也需要更进一步提升实力。现在,男子三人篮球项目有了职业选手加盟,可能他的成绩会更值得期待或者再畅想一下。”

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:“看完一些数据之后,我觉得,三人篮球女子应该是前四,可以争奖牌的。因为我们确实拿了世界杯的冠军,但是要考虑,比如说现在美国女篮会派一个怎样的队伍来参赛,我们的三人篮球整体的基础实力,我们的人员储备,跟一些传统的篮球强国相比,还是有差距的。但是即便如此,从我们现在获取的一些信息来看,我觉得男子夺奖牌困难一些,女子三人篮球队是可以去争奖牌的,就是属于前四的水准。男子尽管有职业运动员,但是三人篮球的规则就不太一样,另外一个从个人的整体实力,我觉得我们得承认有些差距。看这种项目,我到时觉得要看我们的能打出一些漂亮的球,能打出一两场精彩的比赛就行了,不要过早的把目标确定下来,我们一定要打到第几,拿什么奖牌,不要这样。我觉得女子争奖牌是没有问题的,但是男子确实,不要寄予过高的期望,因为我们一定要多去看比赛,知道我们现在是什么样的定位,有时候因为大家看三对三,尤其是国际的比赛相对较少。其实,现在我们看的比较少,国内三对三比赛非常多,举行的也非常多,不同级别,不同城市,什么类型都有很多,但是真正要把三对三篮球放在一个强国的水平,还是有点太早。来奥运会的舞台上打打球,我觉得现在也是我们去学习、更好的认知这项新兴的运动的好机会。在奥运舞台上,他是一个新运动,只有更好的认知,之后才能更好的去发展。除了三人篮球,最近日本不是放弃30金了吗?他们的主席就说,我们现在不提30金了,我们就放在奖牌上的突破比以前好就行了,为什么放弃?就是因为他们认为他们的强势项目——女子摔跤似乎不稳了。女子摔跤进入奥运之后,他们在18块儿金牌中拿走了11块,很强的,但是他们本来是预期,我记得在2019年的时候,日本媒体去预测日本的摔跤金牌,他们认为女子摔跤拿到3到4块,但是到现在呢?数据显示出来的,其实他们现在只有一个,对,只有一个,而且这个是57公斤,但这个项目上中国也是有机会的,中国的选手是二号热门。如果这种情况下,我们恰巧赢了,那日本的金牌和奖牌数进一步下滑啊。包括空手道,日本当时媒体预测他们能拿到3块、4块,但是现在体现出来的,他们有优势的只有一个,而他们有优势的项目,恰恰又遇到中国选手了,印象也是有机会的,那我觉得其实就是我们之前在聊的里约奥运会时的情景。当时,里约奥运会时,我们为什么在金牌榜上输给了英国,就是我们的个别项目中直接pk中,我们输了,导致金牌是一进一出、两枚金牌的差距,那这次也存在于我们目前和日本队之间。可能日本30金的目标,当时是奔着中国队的金牌来的,我要抢第二的位置,来冲击中国队,现在大面上已经落后了,但是如果在这些项目上显示出我们整体实力的话,我觉得有可能我们会笑得更好,我认为,女子拳击会实现历史性的突破,取得金牌,我们现在好几个项目其实是非常有实力的。当然遗憾的是,因为拳击资格赛取消,导致我们派出的个别项目中不是自己最优秀的选手,这对我们是一个遗憾,但是能参赛的选手,我们也相信他们的整体实力已经达到夺金的水平,我觉得女子拳击实现奥运这个金牌零的突破,就在东京。”

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新增五个项目的提案,五种运动分别是棒垒球、攀岩、空手道、冲浪以及滑板,其中棒垒球是时隔12年重回奥运大舞台。这五个大项共设18枚金牌,预计将新增474名运动员,这五个大项男女参赛人数均相同。

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说:“之前对于攀岩,还是倾注了比较大的期待,但是这次攀岩,我们是两位00后的小将,实际上压力也是很大,因为我们的攀岩也是遇到了一些状况。包括之前大家都耳熟能详的壁虎王钟齐鑫,也是因为在大赛中因为犯规被取消了名次,最后导致只能把奥运会入场券的机会拖延,但是因为疫情原因,后面就没有比赛了,去年11月份计划在厦门有一场奥运资格赛,还可以再决出名额来,但是因为疫情的原因,亚锦赛也没有能够举办,最后很遗憾。实际上,我们的攀岩从去年的秋天开始,也取得了一系列的这个好成绩,包括世界纪录或者超世界纪录的好成绩,所以对于这两位00后的小将,还是可以重点的关注一下。”

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:“因为疫情原因延后一年,中国运动员的整体实力不好判断,这是一个未知数,因为毕竟你没有正式比赛的考验啊。当然,我觉得我们有一个优势,是什么呢?在疫情之下,我们保证了比较好的一个训练状态,因为去年的疫情,对很多其他国家运动员说,他们的训练就没有训练环境,所以我们看到很多外电的报道,比如说在家里的,在自己的客厅去训练,在车库去训练,找一个废弃的空场地之类的去训练,我们在这方面其实是有一定的优势的。当然,就是因为没有正式比赛,你没有实战,我觉得这里面其实是存在一定的变数,但是能维持一个训练水平,那么我觉得,只需要你正常去发挥自己平时训练的水准。说到攀岩,其实对这个项目还是值得期待的。这个项目是一个综合平定的,他有三个小项,算总成绩,中国其实在攀岩项目中,我们是在竞速赛场非常有优势的,这也提醒我们,那现在赛制是这样一个规定,既然愿意玩这个项目,我们有这么多的后备人才储备,那么一定要均衡的去发展,把其他的小项目成绩都提升上来,我们才更有竞争力。像艺术体操,到奥运会就是一个整体,可能艺术体操世锦赛时会分很多小项,那奥运舞台上,你的整体成绩其实还是要受到一些影响呢,相当于你这边是长板的,但是你短板导致你装不了很多水。我们现在奥运会很多项目比较的是一个统一,所以只看到一个长板不够,要尽量的补短板之后,我们这个桶才能盛很多的水,我们才能整个项目去提升,这非常关键,很多项目都是这样。世锦赛,可能这个单项破世界纪录,拿到了金牌,总成绩可能是靠这个提升一点的,但是对奥运会,只算一个总成绩,那就没办法了。”

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说:“昨天其实有朋友在跟我聊天的时候,问我说,你觉得这次中国代表团能不能取得海外的奥运会最佳成绩?最初的时候,我还在考虑这个可能性并不是很大,但是今天听完大家的分析之后,其实我对中国队的成绩,还是有了一点乐观的态度。”

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:“因为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时候,我当时写过一个特别细的预测,后来给了一个数字是38,没想到乌鸦嘴了。这次2020年东京奥运会,我觉得,我们现在是整体运动队已经达到这种水平了,我们各项目的人才储备确实非常多,我倒觉得今年我们如果有一个预期的话,我觉得是一个大概的区间,我觉得我们这次不会比雅典奥运会的成绩差,我觉得应该有32枚左右,这是一个保底的,但是如果我们很多项目发挥的好,我们确实有人在讨论是不是超过伦敦奥运会的成绩,创造境外奥运会历史的最好成绩?我觉得是有希望的啊,当然比赛没开始之前,我觉得也不用炒作金牌归属,我觉得,大家只要能把自己水平发挥出来,成绩就不会差,我们说里约表现那么的不好,跟大家预期相差的比较多,我们说举重有两块,真的手拿把攥金牌已经丢了,还有其他的很多项目,就是因为自己发挥的很失常,包括首金的压力,我们第一天金牌迟迟不入账,无形中带来压力,导致我们后面有的可以拼一拼的,或者说有机会的,压力太大了,发挥失常,导致都丢金牌了。我倒希望今年,我们代表团不要被这种压力击垮,你不用考虑太多,就是之前的比赛怎么样?其他队友的表现怎么样?或者其他项目表现怎么样?跟你没有关系,只要发挥出自己最好的水平,先把自己最好的一面,一年多没有国际比赛了,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全世界,我觉得最终我们的成绩不会差的啊!”